首頁 > 環球說 > 正文

拜登贏了,但美國已經變了

來源: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21/01/11 10:34:27

中國經營報/2020年/12月/21日/第E03版評論

孫興杰 

     選舉人團投票結束之后,拜登時代即將開啟。拜登面對的美國已經不是四年前他所熟悉的美國。雖然拜登提名和任用的高級官員不少來自奧巴馬政府時期,但是,美國形勢已經大不相同。12月14日,美國選舉人團舉行投票,選舉民主黨人拜登為下任美國總統。統計結果顯示,拜登贏得了306張選舉人票,特朗普獲得了232張。在這次選舉人投票過程中,沒有出現“失信選舉人”,這也是選舉人對本次大選的態度。     當然,選舉人團投票的結果將在下個月6日,參眾兩院聯合開會清點統計之后最終宣布。屆時,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程序才最終結束。拜登贏了,但是特朗普依然拒絕承認輸掉大選,也許2020年的大選會是一個“拜登贏了,特朗普不認輸”的局面。

     2020年的美國大選讓世界見識到了美國漫長而復雜的選舉過程。大選夜之后的“選后大戰”持續了一個多月,特朗普至今并未承認自己敗選,而是繼續尋求法律訴訟,以特朗普“永不放棄”的性格,要他認輸,太難了。也許特朗普將帶著自我認定的勝利,黯然離開白宮。美國大選并非直選總統,而是由選舉人團投票選舉總統。這一制度持續了二百多年,中間也出現過驚險的一幕,有驚無險地渡過了危機。在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大選夜之后的環節已經是程序或者具有表演性的儀式,但今年的大選之后,是驚心動魄的“選后大戰”。

       特朗普團隊以及共和黨將這些儀式變成了阻擊拜登和民主黨的戰場,直到選舉人團投票選出總統,特朗普及其團隊還試圖在明年1月6日最后一戰。值得關注的是,共和黨里的大佬們已經接受了拜登勝選的事實,特朗普的鐵桿盟友、共和黨參議員麥康奈爾、格雷厄姆等在選舉人團投票之后紛紛發聲,向拜登表示了祝賀,同時也充分肯定了特朗普的政績。此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將與拜登提名的國務卿人選布林肯舉行會面,蓬佩奧一直鼓吹的“特朗普第二任期”的夢碎了,他的國務卿生涯也將結束了。俄羅斯總統普京公開祝賀拜登,同時表示,雖然美俄關系有分歧,但是要承擔維護全球穩定與安全的特殊責任。

       白宮新聞秘書麥克納尼證實,普京沒有與特朗普進行通話和溝通,纏繞特朗普一個任期的“通俄門”也許隨著特朗普的離任而最終煙消云散。選舉人團投票之后,總統就職委員會就拜登就職典禮進行安排,即便特朗普不參加典禮,拜登也將在明年1月20日如常就任。特朗普對大選結果的攻擊變成了“唐·吉訶德大戰風車”,“選后大戰”從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的戰爭變成了特朗普一個人的戰斗。有心理學家發表文章分析說,特朗普的心理出了問題。一直被受害者的情緒包圍,研究表明,經常產生受害感的人,其大腦與吸毒者的大腦非常類似,無論是真實存在的還是想象出來的受害感,都會像毒品那樣刺激大腦中的神經回路。

      受害者情緒表現出強烈的報復欲,對于普通人來說,這種情緒可能造成的破壞并不是很大,但是,特朗普依然是在任總統,他通過社交媒體將自己的情緒傳遞出去,與一些受眾形成了互動和共振,這將對美國社會和政治造成很大的破壞。與特朗普有類似精神人格的選民成為特朗普鐵桿的死忠粉。對于特朗普來說,卸任之后,或許需要接受心理醫生的治療,不過這可能比接受敗選還要難。這次大選的“選后大戰”可以說是驚心動魄。大選之后,共和黨議員對特朗普給予了堅定的支持,而特朗普獲得了超過7400萬張選民票,這意味著特朗普依然還有非常龐大的選民基礎。選舉人團投票結束之后,結果已經非常明確了,特朗普敗選了。

      共和黨黨內大佬關注的問題是確保對參議院的控制權,也就是即將進行的佐治亞州的參議員的投票選舉。麥康奈爾希望共和黨拿到佐治亞州的兩個席位,在參議院形成共和黨的優勢地位,可以說,麥康奈爾與特朗普的工作合作關系將隨著特朗普離開白宮而結束,未來,麥康奈爾將在參議院與民主黨總統拜登繼續戰斗。這才是共和黨的政治游戲的焦點。當然,對于特朗普來說,共和黨對特朗普的忠誠是得到了檢驗的。在選舉人團投票前,18個州的檢察長和上百位共和黨眾議員聯合簽署提起的訴訟要推翻選舉結果,這一訴訟被提交到最高法院。共和黨為特朗普發起了最后的沖鋒,當然,這一訴訟很快被最高法院駁回。這場選舉最終在最高法院畫上了句號。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的“惡斗”延伸到了最高法院,即使特朗普任內提名了三位保守派大法官,但最高法院終歸是獨立的三權之一,大法官還是要捍衛最高法院的獨立司法權。司法部長巴爾多次重申沒有明顯證據表明選舉欺詐,所以,最高法院更沒有理由去支持共和黨的這一訴訟。選舉人團投票結束之后,拜登時代即將開啟。拜登面對的美國已經不是四年前他所熟悉的美國。雖然拜登提名和任用的高級官員不少來自奧巴馬政府時期,但是,美國形勢已經大不相同,拜登政府不會也不能成為奧巴馬政府的延續,蕭規曹隨是很難的。從國內形勢來看,特朗普四年將美國“政治正確”的桌子掀翻了,成功地將建制派精英打入另類。

      拜登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還是堅持外交建制派精英回歸的說法,但是,建制派或者精英已經沒有之前的道德優越感和政策號召力了。拜登內閣的確是跨越了膚色、性別的界限,形成了一個“大熔爐”的多元主義的執政團隊,但是這樣的組合可能會進一步加深白人,尤其是特朗普選民對于“我們是誰”的身份焦慮,形成對“政治正確”的強烈反沖。特朗普雖然敗選,但是“特朗普主義”的民意基礎依然存在。

     四年之后,“特朗普主義”可能以另外一種方式回歸。也許未來以“拜登主義”命名的拜登外交政策的輪廓將慢慢浮出水面,從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向“美國領導”轉變,國務卿人選布林肯認為,世界秩序需要美國的領導。從美國的戰略周期來看,從2008年之后,美國就進入了戰略收縮的周期,這一周期尚未結束,外交建制派精英所追求的目標很理想,但是現實很骨感。從美國戰略周期的角度來說,“特朗普主義”是戰略收縮的極端版本,拜登可能會有所回調,但是,戰略方向很難逆轉,美國也很難再回到依靠多邊主義組織和制度實現自由國際主義霸權的目標。未來的“拜登主義”可能是特朗普主義和奧巴馬主義的混合體。

?2010 吉林大學國際關系研究所 版權所有
地址:中國吉林省長春市前進大街2699號 郵編:130012
聯系電話(Tel):0431-85167192 0431-85166794 Email:iis@jlu.edu.cn

bt亚州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